设置首页|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我的男人们之男友磊

我的男人们之男友磊

时间:2017-10-16 | 点击:加载中 | 来源:琪琪电影网

 
转眼到了2003年,己经工作半年,逐渐的熟悉了新的环境,适应了身份的转变。跟L分手也有几个月了,生活重又变得有条不紊,心情也一天天舒畅起来。我所在的单位,是某大型国企的一个分支机构,因为还在实习期,就被安排在机关里打打杂什么的,都是些文案的事情。国企里边,平均年龄比较大,尤其是机关这种地方,没一定的资历是进不来的,当然有关系的除外。所以各个办公室基本上就是各种大妈和老男人的天下。工作虽然轻松,但整天面对着这些人,确实也相当无趣。

  好在因为工作的关系,也接触到不少人,逐渐认识了一些朋友,我与磊就是这样相识的。与他的交往过程十分平淡,从牵手到上床也是很自然的发生了,这个过程平淡得以至于现在都模模糊糊的有些记不清。不过他在性方面很有些情趣,尤其在做爱地点上总是变换着花样,像在沙发上、卫生间里、地板上都是经常的事。

  磊经常出差,跟着他倒总是能体验下小别胜新婚的感觉。他非常喜欢口交,最爱的就是69式。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单方面的帮我弄,却怕我接受不了,也没提过这方面的要求。磊的体毛很重,胸口和大腿上都是,尤其是JJ周围,黑压压的一片,就连JJ的根部都有长着一些又黑又长的。嘴里弄进一根头发,都会觉得恶心,还很难受,何况是毛毛了。既然他不提,我也就乐得轻松。

  只是这样终究是不太公平,再说我下面的毛毛也不少,而他从来都没嫌弃过,似乎还很喜欢,我也觉得挺过意不去的。他当然是不死心的,一有机会就找些色情片拉着我一起看(男人是不是都有这爱好?),而且看得也大多是些口交的镜头。我当然明白他的心思,但终归在心里总有些望毛生畏的感觉。

  开始帮他口交,其实也没用多久,必竟我是有这方面经历的,记得是在他一次出差回来后。那天下了班我就急急忙忙的跑出去,先跟他去填饱了肚子,然后就回了他的小窝。那是个很简单的一居室,虽不大但别有一番温馨的感觉。一进门他便猴急似的抱着我亲,虽然我也想要,可也得保留一些矜持,于是推开他,跑进屋里换了衣服就钻到卫生间准备洗澡。热水冲在身上,整个人就放松下来,我闭着眼睛慢慢转动身子,尽情地让水流冲涮着自己,直到彻底的放松了才睁开眼睛,却看到一个赤裸的女人,头上包裹着浴帽,却有一缕头发从耳后垂下来,被水打湿紧贴着光滑的脖颈,发稍刚好在锁骨骨窝中打了个卷。一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十指纤细,指甲上涂着淡淡的珍珠色,映衬得皮肤更显白皙。圆润的双峰却被手臂遮掩着,不能一窥全貌,只剩中间那道山谷挂着水珠别有一番韵味。脸上却是白中透着一抹红晕,也不知是不是羞得。

  正看着,磊又像往常一样也钻了进来:「哟,又在自恋呀」「讨厌」,从镜子中回过神来,白了他一眼,这一身浓密的体毛,倒是像猩猩多过像人,想到这我不禁卟哧一笑,却让他眼神一下就直了,里面散发出的只有淫欲。JJ更是与眼神保持了高度的同步,一双手就很不老实得在我身上胡乱摸起来。我一边假装躲闪,一边往身上涂着浴液,又拉着他也如法炮制一番,很快我们的身上就被泡沫包裹着,滑滑的。他抱着我,两人身子紧贴着,像是一丝缝隙都没有,似乎是合为一体,又能灵活地转动。身子里就像生起了一团火,烧得我口干舌燥,一条小蛇恰到好处凑上来,在我的嘴唇里上下挑动着,顺从的张了张嘴,它便一下钻进来,在舌尖上绕着圈,我自然不会客气,轻轻咬住它,便贪婪地开始吮吸

  两人终于都接不上气来,只好分开,喘着粗气冲掉了身上的泡沫,我便被一下按在墙上,一条腿刚被粗暴地抬到半空,就感觉他那坚硬的肉棒顶在下面,须臾就轻车熟路地插了进来,我惊叫一声抱紧了他,下身承受着不断地冲撞,原本就水汪汪的阴户更加泛滥成灾,只觉得每一次抽插都会带出一些水水,不一会就有一股爱液顺着大腿慢慢往下淌,就像有条调皮的小虫在爬,让我全身都有种麻酥酥的感觉。那JJ从的阴道中进出的声音,在这狭小的空间中越发的响亮,伴着我忘情的叫声,刺激得他更加卖力的抽插。

  这个姿势虽然刺激,但实在是累得很,没多久他就停下,让我扶着洗手池,他却捉住我的腰从后面插了进来,而我正对着镜子,这也是他很喜欢的招数。浴帽早就不知道哪去了,镜子中那披头散发的样子倒像是个女鬼,不过没了招牌式的一身白衣,而是赤裸着身子,正被一个男人按着狠狠欺负,一对乳房也随着那男人的动作晃动着,嘴里发出的则是男人们都爱听的鬼叫。

  我实在站不住了,两腿再也用不上力气,越来越弯,终于瘫坐在地上。磊也不过来扶一下,却色眯眯地看着我,故意把JJ往我脸边凑。他的JJ比较长,粗细倒刚好,上面湿露露的,沾满了我流出来的水,正在那晃呀晃的。看这样子我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其实如果只是怕毛毛,只要留意别弄到嘴里就行了,可他那上面还沾着我的水水,实在难以接受。我是有些洁癖的,被男人舔过下面之后就不让他再来接吻,从下面拿出来的JJ也不给口交,当初军为了让我吃他的JJ真是费了不少心思,但是想射在嘴里也从没得惩过。我心里矛盾着,手上倒也没停,捉住磊的JJ套弄起来。

  要说帮男人打手枪(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还是有些心得的,来例假的时候经常这么弄,也算实践出真知吧。很快他就闭上眼睛享受起来,只是他的目的并不在这,仍然不住地把JJ往我脸边凑。无奈之下只好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轻轻舔了一下,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只觉得有些粘粘的东西在上面。在卫生间里有一点好处,就是用水方便,他也很配合的让我冲洗着JJ。随后便跪在他面前,扶着那粗壮的大腿,慢慢把JJ含在嘴里。其实我最喜欢这样口交的,那种被男人征服的感觉,再加上他浓厚的阴毛,刺激得我很快眼神便迷离起来,手悄悄地伸到下面揉起来。

  其实我的口交技术并不怎么样,因为总是一有感觉就忘了牙齿,碰到男人的JJ自然让他们很痛,美好的感觉也便被破坏掉了。而且那点洁癖也让我没有学习和练习的动力,很多时候口交都是被动的,只是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倒也是心甘情愿。不过磊也对我说过,他只是想让我吃他的JJ,至于能不能让他射并不重要,能的话当然好,不能也无所谓,最主要的是能满足他的占有欲,之后干起我来也就更兴奋。我不知道别的男人都是怎么想的,虽说与每个男人都会多少的交流些性事,但对口交话题这么深入的就只有磊一个人。

  那天也是并没让他射出来,后来就被他抱到床上,我们做爱直到高潮,休息了会又做了第二次。只是那时虽说家里知道我恋爱了,不太管我晚上回家的时间,但夜不归宿还是不敢,尽管己经不想动弹,还是坚持着收拾好,让他送我回家。

  但是我们的感情一直平淡着,甚至想不起来有没有吵过架。逐渐的我也明白,他想要的或许只是女人而不是我,他可能只是寂寞了,或者他看重工作更多于看重爱情,也可能是三者都有吧。他终究是还不想结婚的,只是他可以拖,我却不行,女人的青春很快就会逝去,我不想让自己最美丽的日子全都投入在他身上,到最后却一场空。几番纠结之后还是提出分手,而他挽留了几次没有结果,也就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

  【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