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去哪儿】一位数学“囧神”的K12教育产品之旅

2015-01-07 07:52:29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骆毅   0条评论

  编者按:在线教育浪潮下,有这样一批人:他们从传统教育机构的老师,转型为在线教育公司的产品经理。但与众多互联网公司产品经理不同的是,他们带有学术、教研的性格,常把“教育本质”、“知识体系”挂在嘴边,了解老师们的苦恼,希望用科技来改变传统教学。于是,就有了多知网专栏作者骆毅笔下的这位数学“囧神”的故事。

  一晃就是2015了。今天的【老师去哪儿】,我想聊聊过去一年让我印象最深的老师。

  在公司里,我和某同事共用一间办公室。由于他惯于“掺合”各种项目,因此有一位不速之客时不时会闯进来找他。

  此君为湖南人氏,身材圆润讨喜,戴一副厚厚的眼镜,偶尔发型凌乱如鸟窝却不自察。他通常面带淳朴至极的微笑,做派如邻家男孩,但万万不能被此假象迷惑,忽视了此人丰富的内心。

  如果我不说,你一定不会把他与高考数学满分得主联系在一起。但兰琦不仅14岁就考上了中科大少年班,后来还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拿了学位。大家都认为,这必然与他出身数学世家强相关——其父为深圳某中学数学特级教师,苏步青数学教育奖获得者。

  但让我觉得更牛掰的是,他还找了一位高考数学离满分只差一分的夫人。在我国这个教育大国,高考数学拿满分的每年都有,但夫妻俩总分299的,我真没遇到过第二对。如果你碰巧还知道他们俩各有一个又大又厚的笔记本,用于隔三差五给对方出题并以此为乐,是否会感叹来到了数学的二次元世界呢?这时候,发型什么的显然不重要了。

  他还有不少优点,其中之一便是勇于自黑。譬如在等电梯的无聊时刻,他会展示与“囧”字几乎无差别的面部表情。我时?;嵯?,如果“囧神”可以注册为卡通人物,头像不用特别设计,只需要将其“囧”表情简单处理即可。

\

上图为“囧神”兰琦

  兰琦现在是公司的数学产品经理,但却是半路出家。此前他在以数学起家的学而思做了七年老师,负责高中数学尖端班教材编写,是学而思数学教研的核心人物。多年的教学经验让他很清楚,仅凭传统的教学手段,无法做到对每一个孩子都对症下药。要想彻底解决孩子学习上的问题,需要对孩子进行科学的学习诊断和数据分析,并根据学情,指导进行精准的针对性的练习。一旦有了帮助学生诊断并指明学习方向的工具,教育培训将发生革命性的的变革,家长就可以利用这个工具指导孩子高效学习,甚至孩子自己都能借助于这个工具进行自助型学习。

  在加入快乐学之前,他已经开始自己摸索着做智能题库,但即使是过去那个大平台,也没法满足他的需求。这个时候,他遇上了百度出身的工程师大拿,于是半推半就的开始了互联网教育产品之旅。

  其实,现在互联网教育产品,特别是K12阶段的互联网教育产品并不好做。

  对于家长来说,他们在线下对学生的学习过程干预程度比较低,有的家庭甚至把一个学期两次的家长会当作了解孩子学习过程的唯一途径。如果说学习过程由线下还转移到线上去了,这就意味着他们可能连老师都找不到了,又怎么去观察这个学习过程呢?他们又怎么能够对学生的学习进行有效的监督呢?这就导致了家长对互联网教育充满疑虑。

  另外,网校刚开始出来的时候非?;?,但过了几年家长也就冷静了。他们发现其实网校也没有传说中得那么神,所以回归到对学习效果的本质诉求上来,就不会像原来那样盲目的跟风。

  虽然存在困难,但兰琦做互联网数学产品有他的优势,他本身就是一个教研专家,了解用户且善于换位思考。同时,他放弃了聪明人习惯走捷径的做法,用踏实去趟平路上遇到的“坑”。

  我看到兰琦的团队如何一步步从不到10人扩大到20多人。在此期间,他在学而思时期的亲密战友金叶梅、张远波再次成为了他的同事。有了清华女学霸与黄冈大拿撑住教研团队,兰琦得以将更多的精力花在了产品上。

  他比很多人更早的认识到,互联网教育产品必须回归教学本质。因此,他率领数学产品团队花了整整4个月的时间搭建知识树,以及与其匹配的后台系统。

  在其他产品3、4个月就可以铺到全学段全学科的时候,他们把所有的精力都聚焦在中学数学这一门学科上。当其他的产品宣称题库容量达到上百甚至上千万的时候,他们老老实实的用LaTeX排版,用几何画板去作图,用5个多月的时间精选出5万多道题。当其他的产品引入各种教案、备课素材的时候,他们仍然在老老实实的对知识体系每个知识点去写注释、补充例题、总结方法。当其他的产品早就海量视频的时候,他们才刚刚开始考虑要不要把视频课件引入系统,以提升教学效果。

  产品进度是不是有些慢了?

  我问过兰琦上述问题,他也对我长篇大论的解释过他的想法,大意是首先把学科本质研究清楚,在学科本质清楚的情况下再把教学的素材组织起来,因为有这样的系统在,才可以将学生和内容进行准确的匹配,否则永远都没办法实现个性化教育。

  此人嘴边常这么念经,“我们在内容建设中投入了多少精力,最终这些精力一定在我们给用户带来的价值上体现出来。内容越仓促、越草率的产品,最后给用户带来的价值一定越少。”

  我们都知道, “教育产品”这四个字由两个名词组成——“教育”和“产品”。教育本质上是传授知识的一个过程,教育的本质就一定是教学研究,把知识传递下去。而产品的本质是创造用户价值,怎么实现呢?兰琦认为体现在中学教育上就是保证学习效果。在中学阶段,中高考成绩就是衡量学习效果是否提升的最佳量化指标。

  因此,兰琦的理念非常清晰——一款合格的中学在线教育产品,它应该首先承诺能够提分,这样才不会陷入到依靠层出不穷的新概念来炒作的恶性竞争中去。

  怎么样才能使学生的成绩得到更快、更好的提升?

  在越来越习惯PM(产品经理)身份的“囧神”眼里,当K12互联网教育产品都围绕着这个难题进行创新时,一个辉煌的时代才算真正的到来。

      (本文作者:骆毅,多知网专栏作者,某教育机构企业沟通总监,关注数字时代原住民的教育问题并以此为业。)

Tags: K12 数学

相关文章